Fork me on GitHub

其实我不太想离开这里

杭州西湖

我要离开了。离开杭州,离开这个生活了快三年的地儿。放弃要去一线大公司的欲望,放弃年薪百万的梦想,放弃温柔可爱的南方姑娘,放弃我毕业之前一直向往的自由和远方… … 最让我难受的,在杭州两年认识的几个朋友,也许以后再难见上一面。还有,回到了家乡,我是否就此过上一个安逸的生活,还能否保持目前的这份斗志。杭州被程序员论坛称为“奋斗逼之都”,源于马老师的福报,我虽不喜欢这种996的工作节奏,但是离开这里,真的要放弃很多。

辞职

2019年8月21日,在被称为互联网寒冬的这年,我辞职了。因为这一年以来,公司的经营状况出了很大的问题,8月,线上服务器关闭了,这意味着理财业务此时已经完全停止,公司金融部门用仅剩的海外贷款业务维持着最后一线生机。这种时刻,但凡是觉得自己在离开之后能够找到合适工作的人,都不会想要再继续再公司呆下去。我就是其中之一,所以我向老大说,我想走了!

后来,我们一起去吃了散伙饭,又是火锅,每次都是。为什么说“每次”呢?因为在我之前,还有5个人。我想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吧。

准备

事实上半年以来我都在使用空闲时间学习、刷算法题、写博客、点亮GitHub绿点以期望自己在之后找工作能够靠着博客和GitHub的活跃程度吸引到某公司的面试官(后来事实证明,这个做法还挺管用,当然我的确有在丰富自己的知识而不只是点“绿点”)。这半年以来,在公司所做的工作几乎可以用杂活来形容!不过这些杂活,为我营造了充足的学习时间的同时,却也让我后来的简历上难以写上一些有含金量的项目。

今年以来,我写了大概30多篇博客,有段时间几乎是一周两篇,就在公司用上班时间写!博客主要学习和整理一些Java基础、多线程并发编程系列的知识,以及整理一些我在实际项目中的一些需求的解决方案。除了博客,我还在GitHub整理了自己在公司使用的一些基础框架,然后自己搭建了一个spring cloud版本的脚手架:Scaffold-Cloud。还在幕布上整理了大篇幅的Java学习大纲和一些面试题目、Java知识点、阿里Java开发手册,不过到目前还没有整理完成,因为实在是太多了,Java基础、设计模式、数据结构与算法、分布式、数据库、计算机网络等等,一点点敲下来也是非常费时间的。

面试

说了这么多,你可能以为离职之后我找到了一个好工作。然而,在离职后的一周,我在某直聘APP上投递了几十家简历,在八月的最后一周,我面试了五家公司,包括一家仅有电话面试的公司。事实上在面试之前,我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,毕竟学了半年,怎么着小公司的offer还是可以拿到手的,拿到小公司offer在开始投大公司,开启offer收割机模式。然而我的脸被现实狠狠的打肿了。我面试了鲸灵、大华、兑吧、涂鸦!现实告诉我:你就是个彩笔!还他么想拿大厂的offer?做梦去吧!

事实上,我在面试的时候基本上都能够回答的出来面试官的问题,尤其是多线程和一些分布式相关的问题,Java基础、JVM更是一直在我的复习范围。然而,当面试官问到一些实际项目遇到的问题以及自己是如何解决的,我就歇菜了。例如实际生产中是如何做性能调优的,实际项目中遇到了哪些问题,是如何解决的?我知道面试官是想考察我解决问题的思路,然而当我将自己工作中所做的全盘托出,换来的却是面试官的鄙视!因为实在是太没有技术含量了,而我自己也确实没有在实际生产中遇到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。这一周的面试将我的信心打压到谷底。

转机

幸运的是,我在正式办好离职手续的最后一个礼拜,一个大学的时候进了西安一个比较好的外企的同学告诉我,他们公司招人,问我要不要试一下。在从同花顺离职的时候,也就是一年之前,我有尝试面试过这家公司,可惜在homework阶段由于代码没有写的很好被淘汰了。这次,我要求自己要做好充足的准备。

他们公司面试不像杭州这边的互联网公司,面试总爱问一些高并发、分布式等等只会出现在面试中而不会出现在实际工作中的问题(当然这种说法也很片面)。这个外企的面试流程是给出一道程序设计题,3天时间提交代码,审核代码的质量以及是否优雅的完成题目要求,然后二面针对所做的题目增加需求,考察应试者实际动手能力以及程序设计能力。三面针对项目经验、工作经验再进行一轮面试。

9月6日周五下午4:19,我收到了这家公司的offer,丰厚的报酬和福利,还有离家近的条件让我无法拒绝这样一个offer。再加上在杭州这边面试的不顺利,我决定回去了。在我最后一个面试——杭州涂鸦的时候,我清楚地记得涂鸦HR很明确的告诉我,公司加班严重,大小周。我想,这样的公司是我想要去为之奋斗的吗?不,对于公司来说,员工都只是公司的一颗颗的螺丝钉,都是可被替代的零件,为何要为这种血汗工厂去牺牲自己的生活,杭州的996相必在最近五年之内都会是这个城市程序员的梦魇,最让人无奈的是,有些人竟然真的认为自己是在为自己“奋斗”,殊不知他们是被压迫的社会底层的劳动者,忘记了曾经的“8小时工作制”是由一些多么向往自由的人反抗争取来的,真正宣传996“福报”的资本家已经赚足了钱退休了(写于2019年9月10日)。

回首

我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,脑中不断地回忆起17年2月底来到杭州直到现在发生的种种事情。确实由那句话所说,很多年后回想起来,你什么时候准备考研、出国留学、工作、恋爱、结婚生子、跳槽,都有可能会是人生中的一个大的转折点,而自己当时还只是认为这些事只是人生中很小的一件事情。

从同花顺跳槽去杭州的第二家公司工作,是我这两年最后悔的事情。如果我当时不从同花顺走,或者说在同花顺能有一些好的工作体验,也许目前就是另一种状态了吧。原本我跳槽后的计划是,在新的公司将自己沉淀两三年,将技术提升上去,三年后跳槽去一线大公司,但是无奈公司连支持我待够两年都做不到。2019年,其实是我最抑郁,世界最黑暗的一年。这年来,在新的公司工作,公司发展不顺利,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渐少,以前几个老朋友从每周几次在一起吃饭、玩的状态突然就变成一个月都见不了一面。也许是他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女朋友,有了自己的生活,顾不上我了吧。而我每周末都想出去玩,却找不到同行的伙伴。

在杭州的两年时间,我去了周边的很多地方,刚毕业那会也许想的是,我终于获得了自己想要的自由生活,工资也足以让我到处去旅游。我曾经想,自己家要是江浙沪这一带的该有多好,西安那边真的很落后,虽然城市中不太看得出差距,但是城市周边的市、县、村,却是西北那边怎么也追赶不上来的。而且我在这边能够接触到更新的东西,一些新兴的互联网产品都会在这一带优先投放,例如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、智慧城市服务等等。我想杭州应该会是最优先开始智能化、互联网化的城市之一吧。

可惜了,即将离开这里,放弃两年来在这边拥有的一切。我的朋友,还有我的生活。虽然很不想说再见,但是谁又能主导自己的命运呢。

杭州,有缘再见吧!

陈年风楼 wechat
本不想放微信的,如果有转账的需求,请加我好友~哈哈